首页 > 情感

空白的地方,充满了敌意

  我回道:“嗯嗯,那就好好觉察自己不愿意的部分,不要勉强啊。”

  因为我曾有一次,在觉察到自己不愿工作的时候,还硬是加了三天的班,而后就生病了,于是对于“不愿工作”特别关注。

  羽羽回到:“不是不愿意工作,是不能,我是想做的,但是没有信心,觉得离我想要的,距离太远。”

  停了一会儿,羽羽又发来信息:“而要脚踏实地、一步一步走,我不会。”

  “这对你来说,是空白的。”我问道。

  “是的,这是空白的。”

  “那你需要去填补它。”我说。

  “可是我不会啊,我怎么填补啊?”羽羽发来一个愤怒的表情。

感情感情

  在精神分析的过程中,我们会倾向于去分析一个人的意愿,来自于他潜意识不愿意的部分。

  但是当我开始进一步去看时,似乎更多时候看到的是空白感。

  在《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》中,有这么一句话:“小时候,谁都觉得的未来闪闪发光,不是吗?但是一旦长大,没有一件事会遂自己心愿。”

  我们从小都期待这自己的长大后会“发光发亮”,成为一个优秀的人。

努力变优秀努力变优秀

  但是,成为一个优秀的人更多时候会沦为一种幻想:“我懂那么多道理,却还是过不好自己的一生。”

  是真的懂这些道理了吗?是真的走上了一条优秀的路了吗?

  “我想减肥,但是我没办法真的坚持去运动、节食。”

  “我想学好外语,但是我没有办法真的去看书联系。”

  “我想要拥有一份好的工作,但是我没有能力去获取。”

  这时候依然是肥胖、不会外语、没有好工作的状态,然后就进一步嫌弃自己,“看吧,我就是不行啊。”

  我们所期待的“美好”,进一步成为我们“自我否定”的利刃。

  于是在这里陷入重复的僵局。

  要打破这样的僵局,我们需要一个新的体验,新的习得。

  学习如此、工作如此、生活也是如此。

  每个孩子初到人世,都是由养育者带领着去理解这个世界,包括一花一草,周围万物,对于每个他们来说,父母是全知全能的,于是我们在可以轻易地在孩子的眼中看见他们对父母的崇拜。

  但是很快的,随着孩子的成长与学习,父母对于这个世界的“无知”就会被不断呈现出来。

  这个字父母是不认识的,这个发音是不对的,这个物理化学的知识父母是不懂的;而这些并不可怕,因为会有老师带领学习,学校提供了一个更好的陪伴者,各个科目的空白、组织团体活动的空白等等,都会有老师来带领;在之后是工作上的领导、同事,职业上的培训。

  在我们生命的最开始,所习得的是父母给予我们的东西,而这些东西永远是不够的,所以我们会开始遇见老师、教练,我们通过学校学习知识、通过驾校学习开车、包括很多的兴趣班。

  我们在不断地填补着对于这个世界的认识、对于自己人生的理解;同时在这里不断进行思考。

  空白中有着丰富的宝藏,它等着我们不断地去探索。

  既然一开始的“无知”和“空白”大家都是一样的,那么这里的分岔路在哪里呢?是什么促使一部分人可以更好地去挑战自己的空白的部分,去进行填补;又是什么促使另外一部分人在这里泥足深陷,寸步难行。

  我想区别在于站在这样一份“空白”面前,我们所感知到的敌意与危险。

  朋友的女儿在刚入幼儿园时,哭闹了一个月。幼儿园就是一个空白,于是孩子哭泣,拒绝。幼儿园对孩子来说是如此的陌生,但是父母是熟悉的,他们了解幼儿园的内容,于是可以坚定地将孩子送到这样一片空白中。

  每个在幼儿园哭闹、拒绝的孩子,都是在进行一个对“空白”的拒绝,而在父母的坚定支持下,孩子会逐步适应,而后收获老师、同学、更多新奇的体验。

  但生活中并不总是幼儿园,更多的是父母自己也不能确定的“空白”,当孩子要进入一个父母理解之外的地方,这对父母来说也是困难的,他们不能很好地支持孩子去进入这样一个空白地带。

  每一个孩子都是在成长的过程中,告别父母,走向一个空白,而后发现属于自己的宝藏。

  虽然时光流逝,每一个在幼儿园门口不愿进入大门的孩子长大成人,当他们在面对现实生活的空白时,即便他们拥有学习的能力足以使他们很好地去适应、填补这份空白。

  但是站在空白面前,总是会激起幼儿时期的无助感与痛苦。这是一个拉着父母衣服,不愿进入幼儿园的哭泣孩子。

  这样的空白,在生活中的边边角角都会浮现,对空白的拒绝,背后还有着对父母的呼唤,希望得到父母的支持与照顾。

  面对这样一个哭泣的孩子,父母会选择留下,还是鼓励?或者决然转身?

  站在空白地带面前的人们,是会选择原地徘徊?还是毅然进入?

  而经历空白的前辈,是苛刻评价,还是耐心包容?

  这样一个简单的过程,需要多方的支持,孩子要勇敢地离开,父母要大胆地放手,空白的地方还要有前辈老师的适当引导。 不可否认空白一直存在,空白带来的威胁可能会激发我们在幼年时期的无助感与痛苦,我们可以选择回头,逃回父母的身边;也可以选择面对,在内心中成为自己的父母,坚定地支持自己朝向这一份空白。

  而如何在空白中存活下来呢?当我们进入空白时,寻求能陪伴我们填补空白的客体:为自己准备一个健身教练,在想健身的时候;为自己准备一个外语培训,在想获得外语技能时;为自己准备一个心理咨询师,在面对生活情绪困扰的空白时。

  空白的地方,步履维艰,要穿越迷茫、焦虑、无助,但当你经过时,这些空白填补出来的色彩,会是美好的风景。

请关注:
分享到:


更多女性图片

版权与免责声明:聊城新闻网是聊城报业传媒集团所属《聊城日报》、《聊城晚报》刊登新闻及其他作品的唯一授权使用单位,上述作品电子版的版权均为聊城新闻网所有,严禁任何网站擅自转载或盗用。任何网站转载聊城新闻网作品,需事先征得本网书面授权,并注明“来源:聊城新闻网,作者□□□”等字样。